邱枫画好

2014-02-20 刘朝侠 1,288 次浏览
       邱枫和我在国家画院相识。
       我俩在北京石景山当代商城公寓曾经长时间讨论绘画、书法、篆刻的诸多问题,认识比较一致。
       国画家学习、创作必然有着它的过程,这个过程有四:一是临古识理,二是应照自然,三是反观自心,四是心画交融。此四者,缺一不可。
       临古识理是第一步,国画和书法一样,入其门径是从临摹古代经典开始。通过临摹,识得画理,识得画理之后,才会观察解析自然界的真山真水、花草虫鱼、人间万象。邱枫和我一样,都是沉下心来临了数百张古画,由简至繁,由繁复简,唐宋元明清,再清明元宋唐,反反复复,追摹推演,逐步理清画理,调弄出笔墨韵味的。
       应照自然是第二步。陆游的《冬夜读书示子聿》一诗曰:“古人学问无遗力,少壮工夫老始成。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不仅适用于学问,画画也如此。绘画的亲切感,深刻性,诸多微妙都要在和万事万物、自然妙有的接触中去发现,去感知,去领悟,去获得。 接触自然,作全面观察体验,深入细致地体察自然,与自然交朋友,拜自然为师,能够发现生发自然的精微与奥妙,作品才会活泼泼地有生命力。在双龙山写生时,邱枫仔细观察树木,发现树木的细枝末梢并非尖如针芒,而是圆圆钝钝的,因为那里要生发新的枝桠,是芽苞之所在。他讲给我听,我知道他是一个善于发现自然妙谛的画家。
       反观自心是第三步。反观自心是佛家觉悟的门径,也是画家觉悟,找到自我,找到自己绘画语言的门径。没有自我,你画的是谁的画?重复古人吗?古人的画已经很好了,而且充分表现了自己的内心,用你重复吗?你重复得了吗?重复自然吗?自然的真实丰富是重复不了,也不可能重复得。反观自心,问自己要画什么,想画什么,要怎么画,要怎么表现。找到了,立得住,作为一个画家,才成立。今年夏秋之交,邱枫到大青山下我的画室,我俩谈了十几个小时,辩明这一问题时,也为画找到了回家的路。他的画不一味依傍一家,也不迷信大师,有独立自我的画路逐渐形成。
       最后是心画交融。心手合一,心画合一,心画交融。能把自己的内心通过画面圆满地呈现出来,画即心,心即画,这才是画的高境界,才是画的化境。在走向这一境界的修炼中,邱枫问道于书法,叩问于古琴,在博物馆盘桓,到寺庙参拜,行走江南塞北,肯定复否定,否定复肯定,在心灵的修炼和磨砺中前行。
       书如其人,画如其人,观人知画,观画知人。画为心像。邱枫是个热心又耿直的人,能在谬误浓郁的沉寂中发声,这是一种可贵的品格。能打破灰色沉寂的声音,是明澈事理的灯。有这样的心地,也能画出扫荡画坛阴霾的画。
       邱枫画好。
       我对邱枫的画有很高的期待。

邱枫(邱西森),安徽亳州人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,北京经开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九三北京书画院理事。曾修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,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。职业画家,现居北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