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家邱枫

2014-02-21 淑惠 1,160 次浏览

邱枫,是我先生。能识邱枫,是我今生之幸。
先生是个幽默风趣的人。可能是我笑点太低的缘故,他能在瞬间让我破涕为笑。前天,阴历十一月二十四,是我们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。他问我,二十五年是什么婚,橡皮婚?我秒乐。也许吧,橡皮婚,是属于平民的,虽不昂贵,但耐摔打。
先生少年学画就能吃苦。他十三四岁时自己骑着自行车到四五十公里外的河南柘城拜师学画,餐风茹雪,几经寒暑,毫无懈怠。他说这是一个男人应该具备的坚韧和执着。也正是这份坚韧和执着,有力地诠释了他对绘画艺术的由衷热爱。
先生是信念坚定的人。一旦选择,决不释手。八六年应征入伍后,训练之余,习字,临画,更是勤奋有加。他们部队有几位书画爱好者,自嘲”四人帮”,每天研习至深夜。良师益友,相学甚欢。当时的冷峰老师爱书法,李好军老师喜画竹和新疆风情,陈伟明同学善花鸟,而先生独乐山水。大家各扬所长,各补所短,相互 切磋,进步自然很快。先生时任他们军校校刊《机械士官》的美编,多幅作品参加军队及地方书画大赛,频获嘉奖,全军各大报刊杂志均有登载。他也许曾经傲视了机会,脱下了戎装,但他永远不会藐视笔墨,丢下画毯。我深知他的坚毅。
先生确是性情耿直的人。他天资聪颖,才思敏捷。但是,他太棱角分明,不善机巧,不谙世俗,因而十年军旅生涯并不顺畅。我们不遗憾。人,任何时候都不能丢了真性情。尤其是习画之人。
画作是画家的心灵体现,是他们的真情流露。画家把心迹泼洒到纸上,就有了浓淡干湿的韵味。画面表现的是山是水,是草是木,而画外则拓印着画家的心路历程。山水有性,草木含情。我想一个不工于趋炎附势的人,他的画一定很率真 ,不媚俗。这或许正是艺术的真正价值和魅力所在。
先生是严格自律,洁身自好的人。战友情深,自然时有相聚。但他不抽烟,不酗酒,五毒不侵。吃完饭大伙儿难免撺掇着唱歌,桑拿,我家先生只有一句话: ”送我回家”。无车一族,嘿嘿,惭愧,给亲爱的战友添了不少麻烦。可我相当窃喜。能遇到一个暖男,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。
画如其人。先生高山景行,阳春白雪,自现笔端。而且先生一直在探索一种境界,”远看山有色,近听水无声。春去花还在,人来鸟不惊”,画与自然的形神兼备,是他毕生追寻的目标,和问鼎的高度。
先生也是恪守承诺的人。他曾答应过我,等孩子都考上大学后再出去进修。他做到了。宅在家里,看书,写字,画画,而且一坚守就是十年。我佩服先生笃定的意志。坚守十年,这对于一个壮志未酬又”野心勃勃”的大男人来说,很不易。这是一颗心追求卓越,避开世俗远离喧嚣的沉淀与历练。他说,这是男人的责任。
责任就是心血的倾注。先生说他的每一幅画都是他的孩子,自然也都凝聚着他的心血。一个有责任心的人,一个爱画如子的人,他的治学态度一定是严谨的,他的一山一石,一花一草,一枝一杪,都不会乱写,这是画者对艺术净地的无声坚守,对人生信念的勇敢担当。
先生更是积极进取勇往直前的人。孩子去了大学,他去了国家画院。他说要与孩子们一起学习,一起成长,永远跋涉在路上。学无止境,艺无止境。我为亲们加油,欢然陪伴,幸福地守望。
嘿嘿,先生还是一个倔强率真快人快语的人,若有不足,还望老师前辈,师兄师姐,多容多助。
邱枫是茶,欢迎大家品评。
邱枫如诗,与您分享。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我家邱枫

邱枫(邱西森),安徽亳州人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,北京经开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九三北京书画院理事。曾修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,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。职业画家,现居北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