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与虚舍邱枫

2014-02-15 汪为新 1,890 次浏览

绘画固于笔墨之把握及运用,俱在画家性情之表现,故笔墨之道本于性情,文人画家者,其性灵、韵致、情趣、修养综合呈现,正所谓“笔墨虽出于手实根于心”,故画品雅俗直指人品雅俗。
邱枫十年余勤劳耕耘,自临摹旧迹,得精神意象之间,又问道于京师,而今画有逸方,有奇正咸宜、雅郑兼善之表里,俊拔知非学所及。近观其山水巨制抑或纤微长短,皆有心出。
邱枫小幅巨轴,匠心经营。自见其可,却将淡墨笔约具取定之式,谓之小落笔;然后肆意挥洒,往往得宜。近作窥宋元盘礴睥晲之法,意在上下空阔,四周疏通,亦颇有己见。吾与邱枫不忌言,真情流露,语自不遮掩:气力不足,即便擅名远代,事非虚美,也是枉然。邱枫以为吾言并非虚妄之言,故与吾交。
古人赞云林山水:“无多笔墨而满纸逸气。”以此与邱枫共勉。又有:“闲闲数笔,而其意思能令人玩索不尽。”“简”之妙其实是致精微的情致。
故老子曰:“大象无形”。

邱枫(邱西森),安徽亳州人。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,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,北京经开区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,九三北京书画院理事。曾修业于中央美院中国画学院,中国国家画院范扬工作室。职业画家,现居北京。